1 2 3
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佛教文化
“一带一路”与佛教文化
日期:2018年7月2日    来源:佛教文化网    点击数:496
一带一路与佛教文化
 
一带一路与佛教文化,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呢?
十九大报告指出,要深入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结合时代要求继承创新,让中国文化展现出永久魅力和时代风采。积极促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努力实现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打造国际合作新平台,增添共同发展新动力。
这些提法,正是我们理解二者关系的重要遵循。
近年来,一带一路建设广为人知,对一带一路的研究也很多,很多是从的角度分析了一带一路对中国的影响。的确如此,因为有了一带一路,西方人才能享受到丝绸、茶艺,中国人才知道了葡萄、苜蓿等等。这种的交流,的确促进了整个世界的进步,也给东西方的人类带来了很大便利。我认为在之外,还应谈到一带一路给中国带来的最大影响,我认为是佛教,而佛教对中华文化乃至中华民族的影响十分深刻。
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发表演讲时,多次提到佛教中国化的历程与意义。总书记讲到,佛教传入中国后,经过长期演化,同中国儒家文化和道家文化融合发展,最终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佛教文化,给中国人的宗教信仰、哲学观念、文学艺术、礼仪习俗等留下了深刻影响。
一曲音乐
佛教主要是通过丝绸之路也就是我们今天讲的一带一路的重要组成部分传入中国的。丝绸之路畅通之后,佛教逐渐从西域进入中原。西域的范围在中国历史上变化很大,有广义的西域,也有狭义的西域。我们现在讲西域,就是大家一般的认识,葱岭以西,包括现在的新疆,一直到中亚,甚至到西亚。这些地方是过去佛教最繁盛的地方,佛国林立。从法显、玄奘到义净,中国的僧人对西域佛教的认识和记录,不但描写、记述了那个时代西域佛教的盛况,甚至他们用汉字所记载的历史,已经成为西域这些国家甚至包括印度今天回溯历史时唯一可以依靠的文字记载。
我们还会想到张骞,他出使西域,人们称为凿空,就是开通了大道。司马迁说,凿空这个词是一个比喻。中国同西方的隔绝就像有个墙壁一样,在这个墙壁上打开一个洞,让阳光、空气互相穿透,这就是凿空,这是说张骞的历史作用。
《晋书·乐志》上面有一段关于张骞的记载,说他惟得《摩诃兜勒》一曲,就是说他从西域回来之后,带了一首音乐叫《摩诃兜勒》。李延年因之更造武乐,说李延年根据他带来的《摩诃兜勒》创造了28首武乐,这成为汉代最早的军乐。那么这个《摩诃兜勒》是什么呢?摩诃的意思,兜勒根据有的学者考证,是现在的蒙古与叙利亚。
《摩诃兜勒》在中国音乐史上没有其他的遗传,只在泉州南音里面的一个大曲《南海观音赞》中流传下来。《南海观音赞》是佛教内容无疑,那这是不是可以反证张骞从西域带回来的这首《摩诃兜勒》就是佛教曲呢?如果我们确认,那么就会引发佛教正式传入中国到底是什么时候?这样一个问题。现在一般的佛教史有几个不同的说法,大多数学者认为是永平十年,就是公元67年。但如果我们确认张骞从西域带回了佛教音乐的话,那么佛教传入中国,就起码是在公元前一世纪、二世纪的时候。这样的细节,都很有意味,值得研究。
谈到音乐,玄奘在他的著作里描述龟兹佛教的繁盛,其中有一句话就说了8个字,管弦伎乐,特善诸国,就是龟兹的音乐比西域其他国家都要强。西域的音乐传到中国之后,尤其到了隋唐,对隋唐的宴乐影响很大,街东街西讲佛经,撞钟吹锣闹宫庭,整个唐代从宫廷到老百姓,几乎最流行的就是龟兹乐了。我们今天提到中国的民族乐器有二胡、琵琶,但是民族乐队中有一半以上不是中国固有的。如何判断呢?二胡肯定是外来的,带着字呢。琵琶现在是中国代表性乐器,也是通过丝绸之路传来的外来乐器。哪些是中国固有的乐器?汉字自古以来是一字一音一意,如琴、筝、瑟、箫,都是中国固有的。汉之后才多见双音节的词,出现两个字的器物名词,比如琵琶、箜篌,筚篥等。
后来,西域音乐东传韩国、日本,日本皇室到现在还有雅乐竂,他们所演奏的音乐,都号称是从中国唐代传过去的。在雅乐包括宴乐里边,最重要的内容都是佛教的音乐。
一位高僧
当然,龟兹对中华文化最重要的贡献,还是通过丝绸之路迎请了一位高僧大德,他就是鸠摩罗什。他是个重要的翻译家,翻译了39部大经,比如我们现在熟悉的《法华经》《金刚经》《大品般若经》等,有好几百卷,一直流传到今天。
讲到鸠摩罗什,我还会想到苻坚,前秦的帝王。他不是汉族,是氐族,是少数民族。大家只知道苻坚打了败仗的淝水之战,不知道他发动两次战争的目的,是为了迎请两位高僧。为了两位高僧而发动战争,这是苻坚了不起的地方。一个是攻打襄阳为请道安,苻坚说我打下襄阳以后,得到一个半人,一个是道安,还有半个是习凿齿,一位历史学家
苻坚派当时的车骑将军吕光去打龟兹,带着7万人,还有一些少数民族的军队。苻坚在为吕光饯行的时候说,我派你西行去打龟兹国,不是为了要它的土地,而是以子爱苍生为本。为什么去打龟兹?他说我听说鸠摩罗什深解法相,善闲阴阳,非常了不起。所以你这次去,就是为了他。他把鸠摩罗什称为国之大宝。苻坚说若克龟兹,即驰驿送什,立刻快马加鞭,什么都别耽误,把鸠摩罗什给我请过来。为了迎请高僧,不惜派7万兵去西伐龟兹,最终把鸠摩罗什请到了中原。后来苻坚去世,吕光自己建立国家当了皇帝,他从苻坚那里得知鸠摩罗什了不起,于是礼敬鸠摩罗什封为国师。因此,我们才能有三十几部大经流传到了今天,至今仍在中华民族文化宝库里彪炳显赫,福被万代。
作为一位翻译家,鸠摩罗什有很多了不起的地方,他有一句名言,是说翻译本身是不得已而为之,鸠摩罗什说翻译好像是把食物咀嚼了之后再喂给别人,非徒失味,乃令呕哕也,不光味道没有了,甚至是恶心了。所以他对翻译的要求非常高。鸠摩罗什对汉传佛教的成熟所起到的作用,是无论怎么评价都不过分的。
佛教的高僧大德们都是通过一带一路进入中原的。没有一带一路,汉传佛教不可能有这么一个博大精深的气象。许许多多的高僧,从西域进入中原,比如大月氏的支谦、支昙龠,安西的安世高等。龟兹的就更多,从鸠摩罗什到帛尸梨密多罗到佛图澄,这些高僧在中国的佛教史甚至中国历史上都赫赫有名,对中国尤其是北方社会起到过巨大的作用。
当然,现在我们所谓的一带一路除了陆路的丝绸之路,还有海路。包括泉州、宁波、广州这些港口和南洋等海路,菩提达摩就是通过海路进入中原的。梁武帝和达摩见面之后有一段廓然无圣的公案,虽然俩人话不投机,但是也促成了达摩一苇渡江,最后在少林寺面壁十年,最终成为我们东土禅宗的初祖,乃至后来一花五叶。禅宗与中国的儒家文化、道家文化进行了非常好的融合,给中国人带来了非常巨大的影响,可以说是汉传佛教里最了不起的一个发明。
一个契机
我们为什么把一带一路建设与佛教的传承复兴联系起来?
因为通过一带一路,中国人有幸和佛教亲近,并且加上了中国人自己的智慧,通过出家人和在家人一代一代的努力才使今天的汉传佛教包括禅宗在世界上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历史上,我们也曾有过对佛教的误解和打击。比如宣统颁布的废庙兴学令,这是中国近代打击佛教的开始,要求把所有的寺庙都变成新式学堂,从戊戌变法开始,一直到五四运动,砸了孔家店,把所有的传统文化都当成包袱。在对待传统文化这个问题上,五四时期的知识分子,大抵相同。绝大部分是要把传统文化都扔掉,从砸孔家店到打击儒释道三家,理由就是它们成为中国近代积贫积弱、挨打受气的原因。
检讨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命运,从检讨文化开始,有没有道理呢?有道理。但结论是不是百分之百正确呢?大有疑问。所以我写文章,常常用那句话,就是泼洗澡水,连着把澡盆里的孩子一块泼出去了。
在整个近代史上,讲到佛教传承复兴,我为什么说今天才看到曙光、看到希望呢?从五四时砸了孔家店,到今天我们在全世界建孔子学院,通过孔子老人家来讲述中国故事,这里边的变化太大了。
其中有一个关键的节点,也是历史学家写佛教历史的时候一定会提到的一个讲话,就是习总书记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讲台上所说的:佛教自传入中国之后,与中国的儒家、道家思想共同塑造了中华传统文化……”
习近平总书记讲的这段话,只有几百个字,不长,但是从宣统皇帝之后,近一百年来,所有中国最高领导人中,这是第一次正面肯定了佛教。2017年初,中央又专门颁发了文件《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把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作为重要政策。这些,都为佛教的传承复兴提供了重大契机。
但是讲到传承复兴佛教,还得再加上4个字,叫谈何容易
弘扬传统文化是件大好事,我举双手赞成,但下面就接着有一个问题。我们真正了解传统文化吗?我不敢说自己懂。我70岁了,在中国文化界,很多人说我是保守派,整天讲传统文化,可我都是自学的,是碎片化的,是不成体系的,有很多空白,甚至有很多错误。
比如简体字和繁体字的问题。前后的和皇后的,这两个字的繁体字是有区别的;头发的跟发财的,这两个字的繁体字也是要分开的。问题是我们用简体字这么多年了,很多繁体字不知道怎么写了,这都需要学习。但另一方面,也绝不是说简体字没文化,90%以上的简体字,是历代书家们写的行书、草书、异体字、俗字,王羲之、王献之、张旭,都是这么写的,这也需要学习。
所以今天所讲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有一个阶段必不可少,就是文化自觉,那就要认真学习传统文化,认识自己本民族、本地区最有特色的文化。这是”“。弄懂了,再弘扬,这样,也就是真正的文化自信。
那么,复兴佛教要从什么开始呢?不是建庙,不是造佛像,从弘扬、复兴佛教文化开始。这又回到赵朴老当年那句英明的论断,佛教是文化,这是五个金字。赵朴老讲过,如果没有佛教,中国人现在连话都不会讲了。汉语里从佛教传来的词汇有三万多,许多日常生活中朗朗上口却不知道出处的语言,都是从佛教传来的。佛教对中国人性格、思想的养成,对传统文化都有很大影响。几十年过去了,我深感朴老的智慧,一是对佛教要有尊重之心,二是说明佛教是需要学习的,和一切文化一样,都需要一点一滴的积累,需要认真学习。
唯文化可以深入人心,在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大背景下,我们不应该借此东风,鲲鹏展翅八万里吗?希望我们能担负起这个责任,真正做到古之大德所谓的以儒治世,以道修身,以佛治心。
 
作者:田青
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
著名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

本文刊登于《中国政协》2018年第2期 

上一篇:中国 •斯里兰卡佛教文化交流之旅   下一篇:复制于贵州习水青龙山佛光寺的颠倒人的意义
佛教文化网官方网站
本站部分图片和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清除相关内容
主办:佛教文化网   通用网址:佛教文化网   网站域名: http://www.fojiaowenhua.com.cn
京ICP备18027077号  本网站由佛教文化网版权所有